欢迎来到天下冀商网

高端访谈
衡水近代工商业特征探微
发布日期:2014/5/12 21:24:50   文章来源:天下冀商网

文/赵云旺

 

    由于受中国近代社会和衡水本土自然、人文等因素的影响,衡水近代工商业形成了一些不同于其他地区的显著特征,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衡水近代工商文化则是近代衡水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衡水近代工商业的县域性差别

 

    衡水的版图,在清末分布着冀州、深州两个直隶州和隶属于河间府的景州。冀州辖衡水、武邑、枣强、南宫四县;深州辖武强、饶阳、安平三县;景州辖故城、阜城两县。由于地理位置、风俗习惯、行政区划和传统产业等要素的不同,各县形成了不同的产业形态。

    冀州自古有崇文重商的传统,由于地瘠人稠,兼具毗邻京津的优势,因此到京津打工或经商的人很多,其近代的民族工商业呈现出明显的外向型特征。通过辛苦打拼和多年积累,近代冀州人打造出几个闻名全国的大品牌,如全聚德烤鸭、金鸡鞋油、曹记驴肉等。冀州人在琉璃厂经营的古旧书业也蔚为壮观,出现了孙殿起、王富晋等书界大家和宏文堂、通学斋书店、富晋书社等著名老字号。在北方一些重要城市的茶叶行、百货行、银号业等领域,“冀商”也占有一席之地,如总号在开封的王大昌茶庄,几乎垄断了陇海线上的茶叶生意,开封人饮茶言必称王大昌。羡家庄羡氏家族开办的银号在北方一些城镇举足轻重。

    衡水县由于有滏阳河水运的便利条件,得风气之先,近代工商业发展势头强劲,呈后来居上之势。概括地说,近代的衡水县有酿酒、毛笔、木厂修造和文玩古旧书四大产业。近代衡水的酿酒业盛极一时,享誉四方,县城西关的酿酒作坊星罗棋布,涌现了著名的十八酒坊;与此同时,一大批衡水人走到北京琉璃厂开店设坊,经营古旧书、文玩、碑帖字画,尤以河西街为盛,出现的在业界有影响的著名字号是萧秉彝的论古斋和孙虞臣的茹古斋。因在琉璃厂经营的衡水人店铺多、名家多、有影响的字号多,所以清末民初琉璃厂又衡水街或冀州街(衡水县隶属于冀州);衡水的另一重要传统产业毛笔制造业,主要集中在城南的侯店、吴杜、五开河等十几个村子,这些村子几乎家家都会做毛笔,且产品精良,尤以狼毫著称,人们农闲时挑着挑子去各地贩卖,衡水毛笔在北方有着广泛市场;另一个特殊产业是木厂修造业,这里说的木厂修造业,相当于今天的建筑业。衡水历史上木匠很多,他们在京打拼久了,有了积累,便纷纷开办修造厂。那时候有政治背景的修造厂又叫官木厂,清末京城有著名的八大官木厂,多为衡水人开办,他们出入王宫巨贾之门,和他们称兄道弟,几乎独揽了京城所有的大工程 ,如颐和园、天坛、地坛、皇陵等政府工程的修建等项目。

    在近代,枣强大营的裘皮产业,安平的丝网产业,武强的年画产业,深州南部以孤城村为中心的炉房、银号产业,以及饶阳的绸缎、烟花产业,也成了气候,有着一定影响。武邑县清凉江沿岸和滏阳河沿岸,也曾产生了过一些有影响的酿酒作坊。

 

衡水老字号体现了传统文化的精髓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仁义礼智信,崇尚和谐,企盼吉祥昌盛,人们把这些传统价值念融入到建筑、服饰、礼仪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自己开设商铺的名号更是讲究。仔细梳理近代衡水工商业的一些店铺、作坊字号,发现它们无一不体现了这一特征。

    以近代衡水县工商业的一些老字号为例,带兴、隆、丰、昌、盛等吉祥字眼的字号最多。如十八酒坊的福聚兴、福兴隆、天丰、福丰、永丰等;修造业的隆聚木厂、广发木厂等;毛笔产业中,开河村的永盛堂、吴杜村的增盛堂等。有的体现了对传统文化中的道义、信义的坚守,秉承了义比利先的价值观。如十八酒坊的义庆隆、信大酒坊、义和酒坊、义泉酒坊、义丰酒坊、恒义酒坊;百货业有义信祥、东升义;棉布业有义聚号、瑞兴义、永义号、双信号等;书铺有三义堂;木厂修造业有三义木厂、中义木厂、义增祥木厂等。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道和德,道是指天道,指宇宙运行规律。德是在遵循天道规律基础上形成的人类社会的各种生产生活规范,人类社会的一切行为要遵守道和德,才能兴旺发达,这种价值观同样也淋漓尽致地体现在工商业文化上,衡水近代工商业也不出其巢窠。如十八酒坊的德昌、德源涌;百货业有恒德泰、德庆永、大德昌;棉布业有万德成;木厂修造业有天德木厂。遵守道和德,就会实现人与自然以及人类社会内部的和谐,和谐文化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生意场上一句俗语说,“和气生财”,反映到商业文化上,字号带和字的店铺更多,如十八酒坊中的义和酒坊;百货业有人和号、天利和、兴义和、同信和、义和兴;布匹业有同和成、广义和等。

    近代衡水工商业一些老字号,体现了创业者按照传统文化理念,把自己为人处世的标准、经商的理念以及对事业兴旺的企盼紧密结合,内涵丰富,意义深刻,有的还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完善的管理和利益分配制度,对现代企业的品牌开发和生产经营很有启迪意义。

 

衡水近代工商史处处充满传奇

 

    衡水近代商业文化积淀深厚,它的兴衰变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衡水近代经济社会的发展演变。在探索过程中,我满怀激情和虔诚,处处有传奇发现。

    在挖掘衡水传统毛笔产业时,我曾到过城南侯店、吴杜、五开河、李开河等七个村子,其中仅侯店村就去过不下二十次,每次回来,基本都是披星戴月。这样,我挖掘出了侯店村双魁堂和五开河村永盛堂毛笔作坊的兴衰史。双魁堂的鼎盛局面是伴随着创始人王明堂的突然辞世而结束,没出五服的“东大院”觊觎双魁堂已久,用诡计霸占了双魁堂,后来在大同客户的帮助下,王明堂之子王文魁使双魁堂东山再起。五开河杨氏家族的永盛堂毛笔作坊,在京南占据着一定市场,它的衰落是因为在小范镇遭到土匪抢劫,这也反映出近代社会的动荡局面。

    衡水在京“官木厂”的兴衰更是跌宕起伏。规模比较大的几个“官木厂”都有官方背景,创始人主要集中在耿家村、王家店、侯刘马、赵家圈四个村子,这几个村我都去了,耿家村去得最多。在耿家村,我挖掘出天德木厂的创始人曾接济过落魄的权臣荣禄,后来荣禄得势,为报恩而扶植起天德木厂,至今村里仍保存着一座由帝师翁同龢为天德木厂家族一位贞节烈妇书丹的石牌坊。庚子事变中,天德木厂东家耿老端曾随慈禧出京。耿家村中义木厂创始人是靠智赚洋人的银子而发家。总之,每一个木厂的兴衰史,都极具传奇性。探究他们成功的缘由,偶然中必然,从自身来说,是和衡水人勤劳、淳朴、守信、爱憎分明的性格分不开的。他们的衰败,有自身的人性缺点使然,也与近代社会的变革有关。

    衡水的酿酒业是近代衡水经济的重要特征。我曾到过李开河、三杜庄等十二个村子挖掘衡水近代酿酒史料,也是惊喜不断。比如我早就听说过近代衡水的首富是大葛村的“瞎和尚”,关于他的财富传奇很多。抗战爆发后,盘踞冀州的游杂武装赵云祥从他家拉走了几十车的粮食和银元,而“瞎和尚”靠什么发家,民间传说却语焉不详。在挖掘中,我发现衡水近代的豪商巨贾有从县境西南到东北一线迁移的规律,西南千顷洼畔靠当铺业兴盛的韩家洼衰落后,城南李开河的酿酒业兴盛起来,李开河衰落后,河西街兴盛起来,后来又转移到大葛村孙氏家族。在此过程中,我惊奇地发现,“瞎和尚”是城南李开河巨贾的姑爷,他是靠岳父家族的提携,开办了酿酒、银号等产业,成为方圆数百里闻名的巨贾。

    衡水近代工商发展史是一部厚重的大书,我只是翻开了薄薄的一页,还有许多传奇等待我们去挖掘。

    (作者系衡商文化研究会会长)

战略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 冀商动态 | 冀商榜样 | 投资河北 | 冀商论坛 | 冀商史话| 冀商画院| 名企名品
版权所有:天下冀商网    运营:石家庄今视广告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西路698号 手机:18032663797  
电话:0311-87688888转1511 邮箱:txjishang@126.com
网站法律顾问: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邹德凤
冀ICP备14006640  

冀公网安备 13010402001916号